地圖: 長樂區社科聯 >> 人文拾掇 >> 正文

大夫第的前世今生

http://www.clskl.com 2015-11-09 08:36:48 【字號

       

    文嶺鎮鄭朱村位于金梅路旁,著名的“大夫第”就在該村村口顯著的地方。

大夫,古代位于卿之下的官職;第,封建社會中官僚的大宅子。顧名思義,“大夫第”是官宦人家的大宅子。但是與其他地方的“大夫第”不同,鄭朱的“大夫第”并不是為了紀念哪一個鄭氏官員而修建,更不是一座古厝,它就只是一個門樓。

鄭氏族人很是熱情,見我一直在門樓旁邊流連忘返,便如數家珍地說起憶“大夫第”的歷史淵源和鄭朱村的悠久歲月。

鄭朱村的鄭氏一支是在明末由鄭瑞巖從福州黃山遷來,名為“東湖鄭朱村”,至今400多年的歷史。相傳在明朝崇禎年間,有一天,時任長樂知縣的夏允彝到梅花辦案,路過鄭朱村,一眼就看到了鄭氏二世鄭祖英之墓,便被這墓的風水所折服:只見這墓宛如一只大青蛾,背靠翠綠的小山,對著廣闊的東湖正吐著舌頭在戲水。于是,夏允彝就順道到鄭朱村探訪,只見山青水秀,便覺得這里地靈人杰,日后必出大富大貴之人。

此時,鄭氏族長已經召集村里讀書人在村口迎接。夏允彝一高興,就決定在鄭朱村口建個門樓。一聽縣太爺要為村里立門樓,村里的人都蜂擁而來、歡呼雀躍。不久,夏允彝果真派人立了名為“忠門樓”門樓,門樓位于鄭朱村口,面朝東湖。因為是知縣所建,所以人們又把它稱為“大夫第”門樓。門樓建好之后,族長請了讀書人題了一幅對聯“堂朝旺水垂冬令、門接呂湖感夏公”掛在門樓兩側,表達對夏知縣的感恩之意。

其實,夏允彝的仕途很短暫,只當過五年左右的長樂知縣,后來就再也沒當官。再后來,明朝亡國,他起兵抗清,兵敗后自殺身亡,年僅50歲。但是,他能在長樂民間留下這么多的傳說,可見他不愧是當年由吏部點名表揚的全國政績突出的七位優秀知縣之一。據說,他曾因此受到崇禎皇帝親自接見,準備授予大官。可惜,他的母親不幸病逝,他只能回老家守喪,從此與官場絕緣。

一轉眼,近400年的時間過去了,“大夫第”門樓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鄭朱村口,迎著日出月落,注視著鄭氏子孫的進進出出。正如夏知縣所預言,從那之后,鄭朱村真得出了不少的大富之人。村里的老人說,過去鄭朱村的大厝很多,一棟接著一棟,下雨都不要打傘,只要沿著屋檐走就行。

跟著這個老人,我走在鄭朱村里,感受著鄭朱村的歷史:始建于清朝的鄭氏宗祠和大王宮已經修繕一新,在年復一年的歲月里不斷承載著鄭氏子孫的夢想。老人口中的大厝,也僅剩三座形似八卦的大宅院保護完好,最多可居住200多戶、700多人。只是,現在只剩一些老人住在里面,守著當年的榮耀。除了這些古跡,剩下的都是與其他鄉村沒多大差異的房子。

鄭朱村并不大,轉一圈其實不需要花多長的時間。但是,等我再回到門樓前的時候,看著我身邊一直和我介紹的鄭氏老人,我就突然明白了。其實“大夫第”的可貴之處,就在于它如同一種信仰,特別是對鄭氏族人而言,即便有多么的自卑或是心煩,只要在門樓那邊走一走、摸一摸,心情就會慢慢平和與穆靜,逐漸地就找回了鄭氏族人的那種自信和自豪。

憑借著這種信仰,盡管歷史長河中,不斷有著朝代更替、政制變遷,但鄭氏族人始終眷守著先祖開拓的這塊熱土,在這個背山面水的小村莊繁衍生息,并書寫著屬于自己的時代篇章。

鄭朱村的好男兒、時任三明市將樂消防大隊一中隊班長的鄭忠華為營救6位被洪水圍困的村民光榮犧牲,用他的生命和精神,使“大夫第”更為光彩與顯耀。鄭氏族人像紀念當年的知縣夏允彝一樣,修建了鄭忠華公園和紀念館,向后人展示鄭忠華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

歲月更嬗,世事茫茫。隨著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不斷地有鄭氏族人為了生計飄洋過海、離鄉背井,客寄他國異地。只有門樓依然佇立在東湖邊,等待著鄭氏族人繼續書寫“大夫第”的春秋。

但無論是富貴抑或貧困,每當逢年過節,特別是在清明重陽,這些出門在外的鄭氏族人,總會回到鄭朱村,住一住故居,看一看門樓,為列祖列宗掃一掃墓。因為,誰也不會忘記自己的根是在“東湖鄭朱”,誰也不會忘記了村門口的“大夫第”門樓。

星空斗地主电话